【请大家放心】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!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!

LOFTER官方博客:

下午收到用户反馈,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。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,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,请大家耐心等待。




请大家放心,经跟审核部门确认,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,请放心使用LOFTER!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。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,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!



【繪希】毛衣

*文短
*小學生文筆

「禮物?」

繪里疊著衣服,撇頭看了眼紫髮,馬上又轉了回來。希笑得一臉燦爛,遞出紙袋。

「嗯,是給繪里親穿的喔。」

「不用這麼費心的。」

「還說呢,是誰上次因為穿太少而著涼感冒,還發了高燒的?」

雖然說這件衣服也無法保暖就是了…

「還不都是因為希沒有穿外套!」

想到,繪里就覺得無奈。明明提醒對方氣溫會驟降了,卻還是忘了加衣服,繪里仗著自己耐寒(或許也有些想耍帥?)竟二話不說把大衣給了希,最後卻讓自己臥床三天。

「唔、」的確,那次似乎是因為自己的粗心,才讓繪里生病的。她感到抱歉似的縮了下肩,但隨即又綻開笑容「那正好,當陪罪品囉?」

想著再爭論下去也不是辦法,繪里簡單道過謝後繼續疊著衣物。

「不穿嗎?」

「等我忙完,洗過澡再穿。」

希也知道對方的堅持,靜靜地等著對方做完家事。早一步先沐浴的她吹乾頭髮時,繪里正準備從浴室出來,身上還冒著白色的熱氣。

似乎有些鬆呢…啊,因為繩子沒綁緊吧。

感覺不太對啊…總覺得背後好空…等等,這是什麼衣服?!

「呀…!?」

不小心發出了驚嘆,只見希不顧自己早已變形的聲音,轉開了門把。

「啊。」

繪里的臉早已紅的像顆蕃茄。傲人的上圍撐著毛衣,可以從衣服側邊窺視其中。頸部打了個端正勻稱的蝴蝶結,順著向下看是一大片的中空,下擺只夠遮住翹臀的下緣,露出一片水藍。

「希…希,妳是不是買到瑕疵品了?」

「真適合妳呢,繪里親。」

熱度正悄悄爬上希的臉頰。不,或許不只臉頰,似乎其他地方也跟著升溫起來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「對了,繪里親,咱忘記拿睡褲了。跟咱回房間拿吧?」

笑得別有用意,聲音也略為沙啞,若是平常的繪里定會發現異狀;但現在
的她早已慌亂得失去判斷能力,只想早點回寢室換上別的衣服。

不料,在打開衣櫃前,希稍微施力將自己帶到床邊,一個重心不穩便朝床上倒去。尚未吹乾的長髮沾溼一片,希用左手扣住對方的手,右手穿過腰際與床的縫隙,摟著繪里。

「希、」

「是繪里親太犯規了嘛。」

在對方之前開口,順勢搶走了主導權。希的指尖在繪里的後背躍動,身體貼了上去。

「吶,繪里親,明天有休假對吧?」

希的語氣帶些撒嬌,卻又有些強硬,身下的人只得無奈的笑笑。

真是的,拿希沒辦法呢。

繪里輕輕點頭,放鬆緊繃的身子。

「明天睡醒後,咱們一起去買衣服吧。」

月亮,尚未抵達天空的頂點。

後記:
春天還沒過就想寫夏天的故事了…
在親友的邀請下試著寫了,但是畫出來應該還是比較有感覺吧w
希望大家喜歡,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!

這裡是誰,我是哪裡(恍惚
還有請問可以求個翻譯嗎><

【鞠南】/只是小段子而已/

*短
*小學生文筆

「吶、果南~」

「好、好,再等一下喔。」

小原鞠莉嘟起嘴,緊緊抱著眼前忙到忘了自己的人。

----至少,她覺得松浦果南忘了自己。

「煮飯沒那麼快的。」

「我不管啦!」

你對一座爐子吃醋嗎?

果南只是心裡想著,沒敢說。真的說出來的話,鞠莉又要鬧個沒完了吧。

她只是淡淡一笑,手中的勺子不停攪拌。

「乖啦,再等一下就好了,吶?」

不甘心。才不會就這樣認輸。

突然,鞠莉像想到什麼似的,在果南看不見的角度微笑。

“…I don't understand what you just said. I can't speak Japanese, either.”

完全沒有要鬆手的意思,果南愣了愣,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出這招。和鞠莉相處也學了不少英文,這點程度還是聽得懂,但要開口回應實在是…。有些苦惱和遲疑,她還是決定用自己那充滿濃厚日本腔的英文應答。

“Please wait a minute, my angel.”

鞠莉咯咯笑了起來,倒是老實的收了手。

終於啊,在果南這麼想著的時候----

“Time's up! ”

鞠莉再度撲上果南,勺子差點都要飛了出去。

啊,真是的!

反手轉小爐火,果南將金髮摟入懷裡,靠近對方耳邊低語。

“What a naughty girl, huh?”

有些危險的燦笑,果南刻意壓低聲音。

“Don't worry, later I'll give you what you 'deserve'.”

鞠莉雙頰以看得見的速度轉紅,推開果南奔回客廳。

搞定。果南微笑,再度將視線轉向瓦斯爐。

那麼,等等要給她什麼「獎勵」才好呢?





後記:
學測考完,回歸----!
英文考得不太理想,預計應該是至少選擇題要滿分的,但是沒做到,嗚嗚。其他科就,嗯,差不多那樣,沒有給自己設定什麼目標就是了。
嘛,別管我的成績了(那你還提)。突然想到就寫出來了,感覺果南的英文會因為Mary變得很6,Mary也能習慣果南的日文腔(?)所以寫了這樣的內容。
總之希望大家喜歡,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們!

【繪希】你孩子的名字

*短、對話居多
*小學生文筆

「我們的孩子就叫望吧。」

繪里摟著希,修長的手指拿著圓珠筆在紙上沙沙寫下。

「の、ぞ、む(望)!好了!」探頭,看向紫髮「怎樣,還可以嗎?」

「咱是沒什麼關係啦,但是…」

「但是?」

「繪里親不覺得孩子的名字應該要和雙方都有關係嗎?只像我太奇怪了吧。」

「這個嘛…」雙手撐在身後,繪里頓了頓「我倒也不是沒想過,只是覺得都已經姓絢瀨了,至少名字要像希一點。」

「希你覺得呢?」將手臂掛在希的肩上,貼近。

「…叫未由如何?」

「未由?」

「嗯,み、ゆ。跟ミューズ(μ’s)很像吧!」

「我還是想取和希有關一點的,」微笑,順手寫下「不過還不錯。」

「繪里親佔有欲好重吶,像小孩一樣。」

「才、才沒有呢!」

希呵呵的笑了起來,順勢抽過圓珠筆。

「好吧,如果繪里親堅持,那孩子的綽號就叫のり(海苔)。」

「…那我可能會因此討厭這個孩子。」

「不行啦!繪里親!」

「說笑的說笑的。」靠近希的耳邊,繪里壓低音量「和希有關的一切,我都最喜歡了喔!」

「走開!」臉頰泛紅,微笑地推了推繪里。

「是希先捉弄我的,說什麼要取海苔。」

「明明是繪里親先提的。」

「好、好。那就叫未由吧。」

「發生了這樣的事,妳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喔!…為什麼你戴著墨鏡啊?」

綁著低馬尾的金髮少女輕輕摘下墨鏡,露出祖母綠的漂亮眼眸,微微蹙眉。

「沒事,可能是mama你的金髮太閃亮了吧。」

繪里眨了眨眼,不是很懂自己的女兒。突然她像想起了什麼,走進房裡拿了張相片,放在筆記本上。

「還有啊,這是當年結婚拍的照片呢。你母親穿白無垢的樣子真的很美吧。」

「妳的表情…」

「別把注意力放在那邊,仔細看著妳母親就好。」

繪里招了招手,湊近未由耳邊。

「你也想穿看看吧?和園田家的…」

「呀!mama!」

小未由的雙頰漲紅,發出不成調的尖叫,嘴唇一張一合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「妳說了什麼?」輕敲金髮的頭,希擺出有點生氣的臉。繪里則是邊做出誇張捂頭的動作,邊嘻嘻地竊笑。

放下茶點,希看著羞紅了臉的女兒和戀人打鬧不休,不禁也跟著微笑起來。

真是平凡的幸福呢。

後記:
我本來有個衝動想幫孩子取名絢瀨青空…嗯就是那個青空(o)
官方好不要臉喔,氣到我必須寫一篇(?)但是因為要下個月考試了,寫得比較隨性真的很抱歉。未來有機會再寫育兒或結婚後的故事吧。
如果各位能喜歡的話就好了,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。

啊  要爆炸了
杏樹好可愛QUQ

【繪希】1021

“繪里さん、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!”

以下放文。

*短
*太久沒寫文退化了,大概只剩幼兒園文筆(?)

*成年後同居了一段時間的兩人。

「我回來了~」

希掛著微笑,轉頭看向來人。下了班的繪里將領帶稍微拉開,隨興地掛在頸上。

「歡迎回來,抱歉吶再一下就好。」
「沒關係,那我先去洗澡吧。」

等到繪里打理好自己,晚餐也大致就緒了,但是希還在廚房忙碌。拉開布簾,紫色的背影向著自己。

「啊、繪里親,你先吃吧,我…」

繪里二話不說,上前環過對方的腰,利用身高優勢在希的耳邊輕聲。

「…先來吃飯,不然我不放手」

希的身子一震,手上的容器差點翻倒,臉頰泛紅。

「我、我知道了…妳快點放手圍裙很髒的!」

繪里滿意的笑了笑。

餐桌上擺滿繪里平常喜歡的東西,甚至連俄羅斯包子都有。金髮的眼神閃閃發光,像個孩子。

但她似乎沒有察覺到那菜色似乎豐盛得太過頭了。

兩人只是一如往常,繪里抱怨著主管的刁難、希微笑著應答。

「希真的很厲害呢,」話鋒一轉,希受到突如其來的稱讚有些驚訝「明明之前獨居時那麼不照顧自己,但認真做起菜好吃得不得了。」

「哼哼,知道咱的厲害了吧!」

直到盤子空了,兩人的對話才告一段落。希又轉到廚房忙東忙西,金髮卻不明所以。

「我來幫忙吧?」

「啊、不行!你上班太累了快去休息!」

再這麼樣,也不能讓壽星做事!希如此想著,急忙將繪里推了出去。

「總之繪里親什麼都不準碰!」

在這樣的威脅下,繪里也只好坐在客廳發呆。不過,她愈想愈覺得不對勁,又偷偷繞到廚房外偷看。

眼前的人笨拙地攪弄著鐵盆,看起來有些艱辛。

「在忙什麼呢?」猶豫許久,她還是忍不住出了聲「鮮奶油?」

「咦?啊、這個是…」

「奶油不是這樣拌的。」

輕靠在對方身後,握住持著攪拌匙的手,控制希的動作。

「希要做蛋糕?給誰的?」

繪里隨口一問,似乎是完全沒注意到日期;希也沒有正面回答,輕聲笑了起來。

「吶,繪里親,今天幾月幾號?」

「今天應該是十月…十九?」動作沒有受到影響,繪里稍微思考了一下「不記得了。」

「你看你,忙到都不知道日期了。今天二十一號。」

「喔,這樣啊…嗯?」終於像想起什麼的,她愣了愣「二十一?」

「嗯,生日快樂呀。」希有點不好意思「只是沒想到會花那麼多時間準備,抱歉吶。」

「沒關係,希在我身邊就是最棒的禮物了。」

什麼啊,這也太老套了。正這麼想著的希感覺對方湊到她的頰邊,落下一吻,不知道為何還伸出了舌?

「沾到臉上了,」她微笑,放下一整碗質地細密而均勻的奶油「這樣就差不多了…呀?!」

做為報復,希也在金髮白皙的臉上抹上約一口的份量,然後做出稍早前對方的所作所為。

「只有繪里親吃到太狡猾了,我也要!」

「你看啦,奶油不夠了。」

盆子已經見底,可憐的蛋糕卻只有上半部被抹了奶油,下半部還是金黃蓬鬆的樣子。

「欸、可是希明明也玩的很開心…」

「不要說出來啊!繪里親笨蛋!!」

臉紅得像要冒出煙,看著自己的手臂,還真是不忍卒睹。被發現自己玩得很開心什麼的實在太糟糕了,尤其還被加害者說了出來。

但是自己也無法否認。

真是的,咱也真是無可救藥了。

「嘛、但是這樣妳又要再洗一次澡了吶,全身上下都黏膩膩的。」希的嘴角挑逗的微勾(至少在繪里眼裡是那樣),開著玩笑「還是說,是為了和咱一起洗澡才這樣的?繪里親好色~」

「我是不在意和你一起洗啦,」她停了一下,「但是有點需要更正,不是再洗一次的問題。」

「因為,我還想洗第三次呢?」

希瞠目結舌、無言以對,只是無奈地看著金髮。

「拜託啦希碳~」難得一見的撒嬌模式,輕輕晃著對方的手臂「今天我可是壽星喔,吶?」

--唉,算了。我早就知道自己是拿你沒輒了。

沒藥救就沒藥救了吧,反正也治不好了。

「真是貪心呢,繪里親。只有今天讓妳任性吶。」

舀起一匙塗上奶油的蛋糕餵給對方,希趁機吻了上去。

「…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,愛してるよ。」



後記:
嘛,寫了篇賀文。本來想試著開車的但後來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(泣)
擇日補吧,不然就看有沒有人想寫的哈哈。
雖然更想直接表白繪里,但對我來說還是太困難了(??
太多話想說,反而不知道從何開始了吧w

總之,謝謝願意閱讀我拙劣文筆的大家^^

【記錄】關於楠條的夢

我終於夢到楠條了啊啊啊(灑花

總覺得該記錄一下。

注意:本夢境含有莫名其妙與少量逗比元素,慎入。

(沒有什麼就不打tag了)

-------------

那是個很舒服的夜晚,吹著微涼的風。學校在舞台上搭了個城堡當佈景。

南條愛乃和楠田亞衣奈出現在舞台中央,燈光調的只能看見人影。

\デーデッデー/

伴隨著前奏,是觀眾無法控制的吶喊。

くっすん穿著淡紫色的洋裝,和穿著天藍色的南ちゃん背靠著背。

くっすん的起音似乎略高了點,南ちゃん則是低了不少。兩人對視而笑,調回正確的音高。

【Ah! ふたりきりで硝子の花園へと】

只見南條小前輩不停地靠近くっすん,漸漸將對方逼到陽台的欄杆邊。

【誰もいない 誰もいらない】

輕輕唱著,伸手扣住對方的手腕,另隻手環上白皙的頸,撐起。

【そっとこわれそうに咲きたい】

小前輩的身體前傾。雙唇碰上前的瞬間,又迅速分開。

楠田一個後仰,翻過了欄杆;南條也跟著跳下,一塊板子緩緩上升讓兩人立足。

歌曲繼續,兩人十指交扣。

第二段主歌一開始,場景轉換,來到城堡的大廳。

【内緒のロマンス】
【あなたを感じたいのに】

唱到這裡,突然主持人拿起mic,對著台下的觀眾:

「高一的同學現在往後方移動喔!」

??!

【まだ切なく見つめるだけ】

不只台下觀眾,楠條兩人也有些吃驚,卻依舊敬業的進行著表演。主持人在台上趕著人,似乎不將兩人的表演當一回事,前排的觀眾也心不甘情不願起身往後排走。

場面十分混亂,直到一切安定下來,表演也已進入尾聲。

台下十分不悅,主持人一臉愧疚,再度拿起mic。

「剛剛真的十分抱歉。各位想不想再聽一次?」

鴉雀無聲。揮舞天藍色和紫色的螢光棒,我開始大喊Encore,隨即全場像煙火似的炸了開來。

\Encore/\Encore/

燈光一暗,觀眾也跟著安靜下來。

沒想到竟然是Aqours上台唱起 (?)

看看節目表,除了這首外還要聽完和 才會再唱花園。雖然不討厭這幾首但總有種被騙的感覺。

-------------

然後我就醒了,而且無比清醒(無法再入睡那種)。

其實我很少夢到自己喜歡的人或偶像,所以還挺羨慕別人的。希望下次能夢到比較合理的劇情,然後楠條可以真的親下去(?)

以上,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。

【全員/無cp向】Konoha的視界事情

那個什麼,陽炎日快樂。
Jin爺、Shidu桑謝謝你們\(^q^)/

標題沒有錯字,是故意用那個字的喔。雖然搞的很像賣眼鏡的(??

*小學生文筆
*渣、然後很短

這次,真的要說再見了呢。

「來~1、2、3,笑一個~!」

啪嚓。鎂光燈閃耀在不大的、對10多個人來說十分狹窄的107號室。

時間繼續運轉的八月十六日。天氣很好。

Konoha成為107號室第六個房客,第五個是文乃。

「啊~真不想回去呢。」日和嘟著嘴,攬著白髮的高大青年。

響也在一旁氣得牙癢癢的,卻也無可奈何。嘴巴像金魚般一張一合,最後什麼都沒有說出口。

「唉呀,還是沒成功是嗎?」

帶著輕蔑,故意抬頭俯視嬌小的響也,噗哧一笑。

「不關你的事啦大嬸!」

「誰是大嬸啊?」

桃帶著不友善的微笑,用力地揉亂對方的頭髮,只得到更大的反彈。

「好啦,只是開個玩笑。」遞給響也一個淺黃色紙袋「要記得拿給小日和喔,路上小心。」

紙袋背面有個令人不解的圖案,想必是當紅偶像如月桃的簽名了,響也無奈地笑了笑。

「謝啦,大…Mo、mo。」

彆扭的喚了對方的名字,響也的臉刷上微紅。

「差不多該走囉,公車要來了。」木戶從門外走進,提醒兩人。日和依依不捨地放開手,抬頭看著白髮。

「…明年、再見。」

「小日和、響也君,明年暑假見了!」

茉莉揮了揮手,目送兩人離開。

Konoha毫無波瀾的粉色眼瞳,注視著小小的兩個身影,直到消失在路的另一端。

「在想什麼?」遙走到青年身旁,身高的差距十分明顯。

「……」

「不過,就算你不說我也是知道的。」遙溫和的微笑著「太好了呢,任何方面上。」

Konoha愣了愣,也笑了起來。

「嗯。真的太好了呢。」

遠處傳來打鬧的聲音,遙跑向門邊,歡迎買冰回來的三人。

「好了啦別吵了…」

「還不是因為她在無理取鬧!」

「明明就是因為主人你挑太久了!你看啦響也他們都回去了!」

貴音被熱得心煩,不自覺聲音也大了起來、伸太郎提著塑膠袋,看起來一臉要死不活、文乃則是笑得尷尬。

「這麼說起來,其實妳可以不用再叫我主人了吧?聽起來怪彆扭的。」伸太郎笑得陰詐「沒錯吧?閃光之舞…」

「啊啊啊啊啊啊閉嘴!!!」

「伸太郎君!」

「鹿野你給我過來!」

「文乃姐~」

再度喧鬧起來的107號室,Konoha依舊委身當個旁觀者。

【「また来年だね」と笑いあう 】
【そんな未来なら?】

和那天完全相反的,晴天。

Konoha輕輕閉上了眼,又緩緩睜開。

----看著呢,這樣的未來。

我們結婚了!(青道ver.)

【有病系列】
再看到一次還是笑到美丁美當(不能動彈之意)
擇日補齊(??

墨竹:

整理文稿時翻到的,一年前跟朋友@蒼焰 發病的合文
設定混亂CP雜亂,主要為降御、微克里御,以及很騙基本上看不出來的哲純跟哲丹(???
無腦歡樂向
慎慎慎慎慎



↓正文開始↓



「呦,這次是你兩個小鬼要結婚啊」
「片、片岡教ㄌ……」 
「現在的我是神父」 御幸和降谷對視一眼,前者踏著生澀的高跟鞋走向神父 降谷則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 那就麻煩你了,片岡神父。 兩人堅定的說。 
「……欸,為什麼我是車伕啊?」 
「因為你是輪胎狂人啊,哪有為什麼」 


好久好久以前,有一個強盛的國家。 
國王是個沉默寡言,但武力無庸置疑的男人,名為結成哲也。 
他有兩位如花似玉的寶貝女兒。
一頭亂翹的褐色短髮,戴著黑框眼鏡,總是掛著遊刃有餘的笑容的,是由前任皇后所生的公主,小美雪。小美雪從小就天資聰穎且直言不諱,以至於得罪了不少王宮貴族,但本人對此絲毫不介意。
「反正他們也不敢對我怎麼樣。」他是這麼認為的。
 另一位公主,小春,是個靦腆害羞的孩子。他有一頭粉櫻色的柔順短髮,長長的瀏海掩住雙眸。
見過那明眸的人少之又少,聽說大部分都去見上帝了。而他是由現任皇后所生。 


前任皇后之所以成為前任,是因為他的頭太閃了,使國內的眼科病患爆增 
並不是因為國王花心,畢竟他可是個堂堂正正的江戶男兒 
幾年過去,小美雪也該出嫁了 「爸爸,我真的不想結婚」 
她穿著髒兮兮的衣服,一臉任性的看著國王 
「不行」威嚴而堅定的眼神,瞪著假裝無辜的小美雪「還有,把你的球服換掉,王子等等就要來了」 小美雪知道,這次完全沒有商議的餘地,只得乖乖的跟著執事長走 
「美雪公主,為何一臉惆悵」 
「克里斯桑你知道嗎?父王竟然要我結婚欸!結、婚!!」 
「這件事我早有耳聞,聽說是臨國的王子?」 小美雪穿著一點都不喜歡的小洋裝,牽著克里斯的手走向了大廳 
「我只想要打球而已,為什麼父王要………」 眼睛看到了那個人 那個高大、沉默、冷靜的站在中央的人 身上那股費洛蒙使她痴狂 
彷彿訴說著:快點來人幫我配球、好想上投手丘 
小美雪愣著,看傻了眼 


「請問……?」 見小美雪盯著他發怔,男子開了口。 清冷的嗓音讓小美雪回過神。 
「啊、不好意思。我是美雪,請多指教。」鬆開克里斯的手,他勾起禮貌性的微笑,伸出右手。 男子握上他的手,簡短地報上名字:「降谷曉。」 
比自己稍大的掌心覆了層薄繭,纖長的手指十分漂亮。 這個人的話……一定可以投出很棒的球吧。 
小美雪思忖。 
「美雪公主,國王請您帶曉王子參觀宮廷。」見自家公主又開始發愣,克里斯有些無奈的笑著提醒道。 
小美雪這才放開曉君的手。 
「是呢,差點忘了!那我們走吧!」 
「請務必注意安全。」克里斯朝兩人微微鞠躬。 
「克里斯桑不一起走嗎?」小美雪拉住克里斯的衣角,語帶懇求。 
見狀,克里斯露出苦笑:「十分抱歉,在下還有一些事要辦……」 
「這樣啊……那好吧……」小美雪依依不捨的放掉克里斯的衣角,轉向曉君笑道:「走吧。」 
「嗯。」曉君淡淡應道。 
微笑看著小美雪的背影,直至兩人消失在轉角 
「不可以呦」皇后微笑走向執事長「你明白的吧?自己的身分」 
「……在下先離開了」克里斯轉身,走向廚房 
「吶吶、曉…曉君,我可以這樣叫你嗎?」 這個人真的太冷漠了。她暗暗想著 
「都好」曉君心不在焉的回應,眼神不停往窗外飄 
「走吧!」小美雪知道,曉君的心情跟他一樣 「我們去打球!」 
「誒?打球?」曉君的表情難掩錯愕。 
「你是投手吧?呀~究竟會投出什麼樣的球呢?真是令人期待哪!」小美雪自說自話的拉起曉君的手,也不顧自己穿著長及地面的裙子就開始奔跑。 
「等等……」 
「呃、」 慘劇發生了。 小美雪踩到裙擺,向前撲去。 
「哇啊——」 但他並沒有如預期中的,與地面來個近距離接觸。 曉君一手抓住小美雪的手臂,另一手攬住他的腰。小美雪就這樣倒入曉君懷中。 
「不要緊吧?」 曉君的聲音自耳邊傳來,小美雪的臉龐浮上紅暈。 
「沒、沒事,謝謝。」心跳越來越快,雙頰的溫度不斷爬升。心底默道不妙的小美雪趕緊掙脫曉君懷抱。 
「那就好。」 少年彎起一抹清淺的弧度。
 什麼啊,笑起來不是挺好看的嘛。小美雪心想。 
「方才真是失態了,我們還是用走的吧。」 
「一開始就用走的不就好了……」 
「嗯?你剛剛有說話嗎?」 
「沒什麼。」